推球网-首页

为什么总会爱上渣男?

  为什么总会爱上渣男?最近,“垃圾感”在网络上成为新的流行语。 “渣苏”顾名思义是渣苏,是指即使人不好,在感情上也是不负责任的,但是很有魅力,很会吸引人。

  《我的天才女友》的尼诺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但在剧内剧外他也引起了不少关注。

  渣男是苏? 有人真的喜欢渣男吗? 你为什么总是见渣男? 今天时间你和大家一一讨论。

  影视动漫圈有句顺口:“小人得宜,三观随五感而行。” 洛奇是北欧神话中谎言和诡计的神,他性格狡诈、狡诈,经常出言不逊,和其他神灵不断吵架。 而在《雷神》中,他也多次成为“小人”,伤害了主角雷神。

  然而,洛基的《美强惨》的身世和汤姆希德莱斯顿的出色表演和外表,让洛基一角激起了无数的粉末,许多人说:“他不是坏,只是没有被正确引导。”“他虽然没有做什么大坏事。

  这些话有点耳熟吗? 如果是本人说的话,是“我还是个孩子”的经典渣男语录。

  巴尔扎克曾说:“美貌是面纱的一个方面,经常被用来掩盖很多缺点。”这一点经常被渣男们巧妙地利用。

  渣男大多擅长提供“情绪价值”。 “情绪价值”一词来源于经济学和市场营销领域,美国爱达荷大学商学院教授杰夫弗雷贝尔从顾客与企业关系营销的角度出发,将情绪价值定义为顾客感受到的情绪收益与情绪成本之差,情绪收益是顾客积极的

  “渣男”中的“海王”就是典型。 他们定期嘘寒问暖,全面接受你的感情,温柔安慰你,而你不知道的只是他说话的五个人中的一个。 但是,用数据来衡量感情价值的线个人的“渣男”和只提供10%的“直男”,在陌生人看来,渣男显然更优秀。

  类似的例子出现在老年诈骗市场,诈骗老年人的许多人抓住了老年人情绪价值枯竭的痛点。 他们定期带着水果点心去看望、陪人聊天、帮人干活,比流浪一年的亲生孩子更会照顾人,成为老人最可靠的人,被认作“干儿子”,骗取了老人的财物

  “你们不要抓他。 他比我儿子对我还好。 ”一位老人在骗子被抓住的时候,含泪向警察求情。 老人陷入蜜糖陷阱,但旁观者清。 直到老人的钱不再被骗,骗子才会收起温柔的身影,完全离开那只剩下空账户和老人狼藉的心。

  但是,在恋爱中能这样认识的人比较少。 在你发现渣男的行为后贪图一时的便宜,就和吃喝一样。

  中国社会学副秘书长潘绥铭曾经为了研究中国人的婚外恋问题,从2000年开始,每五年对全国的婚外恋行为进行一次随机抽样调查并进行记录。

  5年来,男女出轨人数逐渐增加,男性出轨率比女性高得多,2015年中国男性出轨率接近35%。

  《挪威的森林》中永泽反映了很多渣男的思想。 “你知道陀思妥耶夫斯基写赌博的书吗? 同样的道理。 也就是说,当周围充满可能性的时候,要忽视它是非常困难的。 ”渣男对自己的渣子可以说是心安理得,毫不内疚。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渣男呢? 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越来越有钱,越来越帅吗?

  一波学者基于生命史理论( Life History Theory ),从童年环境的角度,深入探讨个人成年后许多心理和行为模式背后的核心诱发因素。

  当个人对自身资源拥有情况感知发生变化——个人觉得自己拥有更多“地位和财富”资源时,到底哪些变量(童年经济和童年亲子关系)会影响他的性开放态度呢?

  实验结果表明,在判断“一个男人有钱会不会变坏”时,需要考察他的童年环境。 小时候家里穷不穷不重要,他小时候他爸爸妈妈的关系很重要。 小时候和爸爸妈妈关系好的男人,有钱不仅不会变坏,更重视亲情,更重视维持和谐稳定的夫妻关系。

  小时候和爸爸妈妈关系不好的男性,有钱的话很可能会成为“外遇男”,表现出更高的性开放水平,寻求短期的性关系。

  由于旭仔在成长过程中缺乏生母,他优雅地把自己比作“无根鸟”,对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个女人都表现出放荡不羁的态度,列车长苏丽珍和舞女咪咪给了他温暖,但她们也只能成为恋人。 为了摆脱沉重和无力感,旭仔舍弃一切去南洋找生母。

  其实精神分析也可以解读,高回避型依恋型的孩子早期缺乏安全感,长大后潜意识在寻找替代物。 没有被父母爱过的孩子,反而想通过和更多的恋人交往来证明“我值得被爱”。 这与个人财富的高低,进而与个人美丑无关。

  所以“有钱的外遇者”和“不相信帅哥”是无法忍受科学实证的。 渣男中也有外貌普通、经历平凡的人,但频繁地把女孩子的蓝眼睛当成宝物。

  有一次,我们找到渣男的一只脚后,依然觉得“渣男”很完美,如果分手错过了,会后悔一辈子。 在大侠眼里,这可能是普遍的“情人眼里的西施”,但这毕竟是“光环效应”在作祟。

  晕圈效应应,又称晕轮效应,最早由美国著名心理学家爱德华·桑代克于20世纪20年代提出,是一种影响人际知觉的因素。这种爱屋及乌的强烈知觉的品质或特点,就像月晕的光环一样,向周围弥漫、扩散,所以人们就形象地称这一心理效应为光环效应。

  一个人如果被认为是好的,就会被一种积极肯定的光环笼罩,并被赋予一切好的品质。

  俄国著名诗人、作家普希金就曾受过晕轮效应。他在一个舞会上邂逅了被称为“莫斯科第一美人”的娜坦丽,并疯狂爱上了她和她结了婚。娜坦丽有倾国倾城的容貌,却有与外表并不相似的内心。她对普希金念给她的诗毫不感兴趣,甚至不难烦,只想着打扮在舞会上惊艳众人。

  众人都看出他们并不相配,但普希金被晕轮效应蒙蔽了双眼,一边竭力创作弥补奢靡的空缺,一边又由于总被缠着陪娜坦丽参加各种无聊的聚会而无力创作。最后,他还因为妻子出轨与人决斗而死,年仅38岁。

  “渣男”其实并不宝贵,宝贵的是你付出的时间、精力与感情,而这些都是沉没成本,是以往发生但与当前决策无关的,是不应纳入未来考虑的。在一艘破船上如果不想着跳船求生,只想用水盆盛出里面的水维持平和的假象,只会杯水车薪最后力竭与破船殉葬。

  遇到渣男并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爱上渣男也并非本心,但我们至少可以选择是否放弃渣男。

  第一、不要怀有“白骑士情节”,即使知道一个人是渣男后总觉得自己是那个特殊的人,是来救赎渣男的,可以让渣男彻底改变。杨笠在脱口秀中曾形象地形容,“你怎么劝我都没有用,你说这个人特别差,这个人特别坏,这个人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强抢民女还发动战争,我都会说那是因为之前还没遇上我,快让我来点化他。”

  第二、不要陷入习得性无助。习得性无助(Learned helplessness ) 是指个体经历某种学习后,在面临不可控情境时形成无论怎样努力也无法改变事情结果的不可控认知,继而导致放弃努力的一种心理状态。在多次遇到渣男后不要自暴自弃,认为自己“只配”渣男,从而深陷泥沼。

  在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中,松子的父亲因为妹妹体弱多病,对她的妹妹投入了更多的关爱,让松子感到备受冷落。

  松子以为是自己不够好,所以她想尽办法讨父亲欢心。为了向父亲证明自己,她努力学习成为老师,却始终得不到预期的肯定和关心。

  松子的不断取悦,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值得被爱、为了自我补偿父亲在童年时没有充分给予自己的温暖。即使长大离开父亲,松子依然在讨好各种男人。

  她倾尽所有对待她身边的男性,期待从他们那里获得等量回报的爱。但是,没有一个满足她所期待的爱的分量。为了不失去学生的喜爱,她便包庇该学生的偷窃行为,以至于被开除。

  之后,她与郁郁不得志的作家同居。作家情绪阴郁悲观,经常在打完松子后又告诉自己有多爱她;作家死后,她又变成作家朋友的情妇,但发现自己只是对方的一个玩物。

  再后来,她成为妓女,又与另一位男子同居。松子畅想与他的未来,但他却想要独吞松子的钱。一怒之下,松子将他杀害,从此开启了逃亡生涯。

  她又与一位理发师相爱,却因为牢狱生活与他分开;出狱后,理发师已经有了自己家庭。这时,她又遇到了当年她包庇的那个学生。她与这个学生相爱,以至于为他犯罪,但在学生经历了入狱出狱后,还是非常残忍地把松子抛弃了。

  她的一生都在被渣男伤害,却迟迟不愿离去,只要有人给她一点温暖,她就要付出全部回报,乞求对方留下那份对自己的爱。

  但要认识到,没有了渣男,就像鱼没有了自行车——看似失去了很多,其实什么影响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