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球网-首页

危机重重 何去何从——五问乌克兰局势

  危机重重 何去何从——五问乌克兰局势美国军事援助物资运抵乌克兰首都基辅,北约向欧洲东部地区增派军舰和战机,美国授权美驻乌克兰大使馆“美国政府工作人员”自愿撤离乌克兰……近日,乌克兰局势高度紧张,国际舆论对此高度关注。

  拜登政府上台以来,美俄围绕乌克兰问题博弈升级,俄乌对抗火药味渐浓,被“冻结”的乌东部顿巴斯问题重新升温。梳理乌克兰问题来龙去脉,以下五个问题备受关注。

  2021年4月8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前左)慰问驻守在顿巴斯地区的乌政府军士兵。(新华社发,乌克兰总统办公室供图)

  2014年2月,时任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在“颜色革命”中下台,亲西方政府在乌克兰掌权并将加入欧盟和北约作为国家战略。乌克兰战略地位重要,原本就是美俄地缘政治博弈的焦点,此后更是沦为大国角力场,陷入无休止的动荡。

  在克里米亚半岛举行独立公投并入俄罗斯领土、乌东部顿巴斯地区(包括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宣布独立并与政府军爆发武装冲突后,乌克兰政府对俄立场趋于强硬,要求俄罗斯“归还”克里米亚并“停止支持”顿巴斯地区的民间武装。俄方则强调,克里米亚入俄是克里米亚人民的合法选择,俄罗斯在顿巴斯问题上不是冲突参与方,乌克兰政府应与东部民间武装通过谈判解决问题。

  在顿巴斯地区战火导致大量伤亡的情况下,国际社会展开政治调解,建立了乌克兰问题三方联络小组(乌克兰、俄罗斯、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以及“诺曼底模式”调解机制。“诺曼底模式”的最大成果是2015年签署的关于政治解决乌东部问题的新明斯克协议。该协议体现了乌东部民间武装关于在法律上取得特殊自治地位等诉求,同时,乌克兰政府关于恢复对乌俄边境的控制等诉求也得到体现。

  然而,新明斯克协议并未得到有效履行。近年来,顿巴斯地区的两个“共和国”离心力加大,顿巴斯当地民间武装与乌政府军小规模交火时有发生,但东部问题在国际社会的受关注度逐渐下降,陷入暂时“冻结”状态。

  拜登政府上台后对俄态度强硬,一再鼓动乌克兰与俄罗斯对抗,表态支持乌克兰加入北约,加强对乌政府的军事援助。在此背景下,乌克兰政府多次表示,要以武力“收回”克里米亚并结束俄罗斯对乌东部的“侵略”。与此同时,北约加强了在黑海地区的军事活动,并试图在乌克兰进行军事部署。

  俄罗斯对此做出强硬回应后,西方指责俄方在俄乌边境部署重兵,准备对乌克兰采取军事行动。

  分析人士指出,拜登政府试图借助乌克兰这枚棋子加大对俄罗斯的孤立和打压,同时挑拨俄欧关系,拉拢欧洲盟友,强化它们对美国的军事依赖。从内政角度看,拜登政府还试图利用打“乌克兰牌”为在今年的美国中期选举中加分。如果乌东部再度爆发大规模冲突,俄罗斯难以置身事外,欧洲将不得不紧随美国重拳制裁俄罗斯,美国可坐收渔翁之利;如果没有发生大规模冲突,拜登政府则可将自己塑造为“和平缔造者”,提升美国的影响力。

  1月19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左)在基辅会见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双方就乌东部局势等问题交换意见。(新华社发,乌克兰总统办公室供图)

  拜登政府上台以来,乌克兰紧张局势两度升级,一次是去年4月,另一次是去年11月至今,后者与美国加大与乌克兰的军事合作有直接关系。

  去年8月底至9月初乌总统泽连斯基访美期间,美乌签署一系列军事合作文件。拜登宣布对乌克兰额外追加6000万美元军事援助,包括向乌克兰提供更多数量的“标枪”反坦克导弹。去年10月,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访乌,力挺乌克兰加入北约。

  俄罗斯方面对此表示强烈不满。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说,美国向基辅提供军事援助可能导致乌克兰采取不可预测的行动。他表示,乌克兰加入北约将危及俄罗斯安全,因为这会导致北约军事设施更加靠近俄边境。

  在认为自身已经无可退让的情况下,俄与西方展开密集外交对话,在乌克兰问题上划出两大“红线”:一是西方不得接纳乌克兰为北约成员国;二是西方不得在乌克兰部署重型进攻性武器。

  俄罗斯与美国、北约、欧安组织今年年初的三场对话目前来看未取得明显效果,但对话的大门没有关闭,这意味着各方仍有意通过外交途径管控当前危机。

  乌克兰政府向东部顿巴斯地区民间武装发起大规模军事进攻,或者俄罗斯进攻乌克兰,这两种可能性都不大。

  首先,乌克兰军队虽然在西方援助下实力得到提升,但依然不具备赢得顿巴斯地区军事胜利的能力。而俄罗斯也不会对乌方的军事行动毫无反应。

  其次,西方并不真正关心乌克兰的利益,只是将其用作削弱俄罗斯的工具,美国和欧洲国家不会为乌克兰冒险。拜登政府的对俄政策是在遏俄的同时与俄建立“稳定、可预测的关系”,直接与俄开战显然会导致美俄关系崩盘。拜登虽然放狠话称,如果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要让其付出“惨重代价”,但从未明确表态会采取军事行动直接干预介入。

  然而,相关各方擦枪走火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俄罗斯智库“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项目主任博尔达切夫认为,即使俄罗斯与西方的安全对话取得进展,乌克兰也有可能爆发大规模冲突,这可能由乌克兰对顿巴斯地区的军事行动造成。

  由于美俄间结构性矛盾短期内难以得到有效化解,乌克兰或将继续成为双方博弈的前沿,局势恐难以平静。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赵会荣认为,美国将继续加强美乌战略伙伴关系,支持乌克兰对抗俄罗斯。由于俄罗斯把乌克兰加入北约设定为“红线”,美国倾向于推动乌克兰“软加入”,即不断武装乌克兰,推动乌克兰与北约的实际融合,但不给予其成员国资格,以免过度刺激俄罗斯。

  同时,乌克兰将更加反俄,俄乌关系或将持续恶化。克里米亚和顿巴斯问题是俄乌关系的死结,双方都不会让步,围绕这两个问题将摩擦不断。俄罗斯将在强势回应乌克兰反俄言行的同时采取灵活的外交政策,在斗争和对话中争取自身利益。

  乌克兰外交部发言人尼科连科24日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美国国务院授权美驻乌大使馆工作人员自愿离境的决定表现出“过度的谨慎”。

  英国外交部24日宣布,决定暂时将英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的部分工作人员和家属从乌首都基辅撤离,但英国大使馆仍然开放并继续开展必要工作,包括为在乌英国公民提供领事服务。